92歲老翁逆生長穿針引線拒絕老花鏡

92歲老翁逆生長 穿針引線拒絕老花鏡

天天操練蠅頭小楷,一輩子的愛好帶來奇效

92歲老翁逆生長穿針引線拒絕老花鏡

他曾患過肝癌,手術治療后以書法協助康復,日日染翰,形神同修。后來不僅身體康健,視力也恢復正常。40多歲時開始老花,80歲那年,不借助放大鏡一個月內在12寸折扇上寫下16000字的微楷唐詩三百首。如今已92歲,依舊天天練蠅頭小字,不用老花鏡能穿針引線做針線活。

他就是杭州市拱墅區真金帛書非物質文化遺產傳人、被稱為“運河書宿”的金玉琪。他把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一一變成了現實的奇人。

練了一輩子書法

連英文都用毛筆寫

年過九旬的金玉琪,上世紀50年代遷居杭州大運河邊的拱宸橋居住,每天在運河畔揮毫書畫是他最愜意的時光。

走進金玉琪位于拱宸橋街道文體中心的真金帛書非遺工作室,一進門,墨香撲面而來。墻上掛著真絲、真金、真跡“三真合一”的“真金帛書”。他告訴錢報記者,這個工作室是街道安排給他的,現在除了自己每天練字,也是癌癥康復協會書法愛好者們的聚會地。

“最近孫女剛給我申請了微信,所以手機里有不少作品照片。”年關剛過,有人通過微信線上傳來作品,請他指點一二;有人收到了他寄去的對聯,同步直播張貼過程。調皮吐舌、開心微笑,金玉琪發消息還會帶上不同的表情。生活中金老也是愛笑之人,爽朗的笑聲時不時飄蕩在工作室里,笑彎了的眉眼,像一對月亮。

從6歲進入私塾學習,金玉琪就與楷書結下了緣。小學時,從顏真卿、王羲之到柳公權,一張張描紅作業給他打下了扎實的基礎;初中時,鄰里街坊都用上了他寫的書聯、斗方;等到了高中,他不僅用毛筆記筆記,連英文作業都用毛筆完成。工作后,金玉琪安排在了市勞動局秘書室,作記錄,寫報告,也都是毛筆,“這么多年,只要握筆,幾乎都是毛筆。假如你現在給我支鋼筆,我也是用毛筆的姿勢握它,而且寫字速度也不比鋼筆慢。”
3d17091期号码欲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