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訴老師: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迷茫(圖)

日前,記者和楊文香老師進行了長達3小時的對話,除了反思“舔痰事件”,楊老師還對當下的學生教育表達了困惑與迷茫。

事后,記者又聯系了事件的另一方———王楠,但因他家長的婉拒,記者沒有能采訪到王楠。

事件回放

老師要沒收手機高中生當眾舔痰

2006年11月30日下午晚自習期間,北京私立學校———禮文中學的政教主任楊文香老師在校園里進行巡視。在教學樓門口,楊老師發現高一男生王楠正在玩手機。

學校規定學生不允許帶手機到校。于是楊老師走過去說:“把手機給我。”王楠就是不給。于是楊老師說:“讓你班主任寫條,你先回家吧。”王楠沒動,楊老師又說:“你跟我去一下德育處。”這時王楠站起身看了楊老師一眼,然后咯出一口痰吐在老師面前,走向德育處。

對舔痰經過王楠和楊老師各有說法。楊老師的回憶是:因為離王楠吐痰的樓門口兩三米遠就是教學樓的廁所,她當時說:“你回來,拿拖把擦了。”王楠說:“我舔了行吧?”楊老師認為他當時的表情非常狂傲,就說:“你是高中生,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話沒說完,只見王楠單腿下跪、兩手撐地將痰舔了起來。而王楠的說法是:“她。如果我不想傷害到孩子,什么都不講,那么受到傷害的可能是我們的學校。現在我們學校已經因為媒體報道受到了很大的負面影響,我也不能讓我們學校領導和老師這么多年的努力因為這件事化為泡影,所以我現在特別為難。

還有要證明老師的清白,需要我的學生去作證。但我真的不愿意讓我的學生去作證,我擔心將來他在外邊受到傷害。有些富裕的學生揮金如土目空一切,對貧困生不屑一顧。而有些貧困的學生,又有很強的仇富心理。幾乎社會上所有的現實矛盾和問題,都在這些孩子身上被放大,王楠的這件事更讓我感到教育無能、抗爭無力……
3d17091期号码欲测